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优势 > 试管助孕资讯

老公去世后可以继续试管婴儿手术吗?妻子和医院有一场心照不宣的诉讼

日期:2021-07-06   浏览次数:

                       老公去世后可以继续试管婴儿手术吗?妻子和医院有一场心照不宣的诉讼

640.gif

来源:中国妇女报

丈夫去世后,妻子想继续做“试管婴儿”手术,但医院很为难,拒绝做相关手术。围绕是否继续“试管婴儿”手术,原告方与医院打了一场“心照不宣的官司”并让法院判决。

6月23日上午,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胚胎移植手术”纠纷案件。最终,法院决定支持秦晓的诉讼请求,确认原合同和协议继续有效,并要求医院继续履行相应义务。

1号两次尝试“人工受孕”,丈夫不幸去世

秦晓和她的丈夫都来自安徽,一直在江苏江阴务农,生活幸福和谐。但他们有一个遗憾,那就是婚后一直没有孩子。我听身边的朋友说无锡有医院可以做“试管婴儿”手术,那个朋友已经成功生了孩子。在对方的建议下,秦晓夫妇前往无锡市有关医院治疗,并在医生的建议下决定实施人工助孕。

2016年8月,签订相关协议后,医院为秦晓夫妇进行胚胎移植手术,但未成功。两个想生孩子的人并没有灰心,决定等秦晓康复后继续去医院治疗。2017年5月,秦晓和丈夫再次前往医院,要求人工助孕。医院分别进行了取卵和取精,成功育成4枚胚胎。由于取卵后过度刺激,秦晓出现胸腔积液,立即入院。关于胚胎,秦晓夫妇要求医院采用冷冻保存技术保存这些胚胎,并在《冷冻、解冻、移植胚胎知情同意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签署了保护后代和公益的原则。其中,主要障碍是卡在秦晓丈夫的“签名”上。实践中,在胚胎移植过程中,医院一般要求夫妻双方到场并签字认可后才能进行手术。此外,秦晓的“单身女性”身份不符合继续手术的要求。“当时说,缺少我丈夫的签字,难道我要让尸体回来签字吗?这种情况不是故意的。”秦晓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当医院拒绝时,它只觉得医院“太苛刻”。我和老公都是来无锡打拼的普通人。第一次尝试失败后,我又去了第二次,明知每次手术的费用不低,考虑到自己身体的实际情况,我会谨慎行事,不断“拖延”,不希望丈夫突然去世。“要说知情同意,自愿选择,在字被签署之前,就应该被认为是知情同意。只是签字,现在不能签字。”秦晓呜咽着说,胚胎还在,这是她丈夫留下的想法。她只想让孩子由丈夫和自己分享。秦晓还告诉记者,她的公婆有两个相继去世的孩子,丈夫是他们的希望。现在丈夫不在了,医院里的胚胎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没有这个希望,公公婆婆就活不下去。这也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希望社会和法律给予我们支持。”庭审中,秦晓的岳父出庭表示,他和妻子都希望秦晓能做胚胎移植手术,这将给活着的人带来希望,并承诺承担法律后果。秦晓的婆婆通过视频连线表达了对秦晓的支持。至于胚胎冷冻所欠的费用,秦晓已经在开庭后将这笔钱交给法院存放。

三院:虽同情原告,但“不确定”,尊重判决

“其实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出庭的医院工作人员表示,秦晓提出要求后,相关医护人员向医院反映了情况,并与秦晓进行了沟通。不久,医院召开伦理委员会会议讨论此事。当时考虑到秦晓的丈夫不能签字,他认为如果继续手术,医院会违反相关规定中的知情自愿原则。医院还认为,秦晓的情况在相关规定中属于“单身女性”,为秦晓进行胚胎移植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等相关公益原则。考虑到无锡当地卫生部门的相关规定,医院最终拒绝了秦晓的请求。“当时我们也建议走法律途径。”工作人员透露,“走法律程序”的建议实际上是“故意的”。出于同情,他们想继续履行合同,但秦晓的情况很特殊,而且医院的说法有点不准确。因此,医院也需要为自己寻找是否应该继续履行合同的法律依据。最后,他们想到通过法庭审判,并把判决作为他们行动的基础。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一审判决下来了,他们会认真履行判决,目前不打算上诉。他们也希望帮助原告秦晓实现自己和家人的愿望。

法院支持原告关于医院应继续履行原协议的主张

6月23日,秦晓和聘请的律师出庭,医院工作人员出庭。双方阐述了各自的观点和理由。

法院认为,秦晓夫妇到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并注册的医院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进行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医院为他们培育和冷冻胚胎。双方形成的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最终,法院判决支持秦晓的上诉,确认原合同和协议继续有效,并要求医院继续履行相应义务。


梁溪法院审查委员会委员、承办该案的人民法院法官卢西平说,首先,秦晓和丈夫以生孩子为目的,与医院签订了医疗服务合同。虽然她的丈夫去世了,但秦晓和他的妻子在医院里接受了两次人类生殖援助。特别是,在这份医疗服务合同中签署了多份知情同意书,并对胚胎进行了培育和冷冻,这一事实表明,秦晓的丈夫明确要求通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孩子,可以推断胚胎应该继续实施。胚胎移植之所以不立即实施,只是因为女方身体健康,现有的医疗服务合同尚未完成。只有秦晓要求医院继续履行其丈夫和妻子已经与医院签订的医疗服务合同,这并不违背双方的真实意图。其次,虽然孩子出生后没有亲生父亲,可能在单亲家庭长大,但不一定会对孩子的生理、心理、性格等方面产生严重影响。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在医学、亲权或其他方面对后代不利。医院继续为秦晓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并不违背保护后代的原则。此外,秦晓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收养过孩子。不违反国家有关人口与计划生育的法律法规。作为一名丧偶妇女,秦晓不同于要求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单身女性”概念,因此不违反社会福利原则。最后,医院与秦晓约定的保管期限是格式条款,对于逾期付款没有具体的期限。医院还告诉秦晓,胚胎冷冻费可以在胚胎移植时支付。即使符合合同解除条件,医院也没有行使解除合同的权利。从秦晓与医院医务人员协商后继续同意为秦晓登记并支付胚胎冷冻费的情况来看,医院可以视为放弃行使解除合同的权利。更有甚者,目前医院并没有实际处罚冷冻胚胎,因为秦晓支付了逾期费用。因此,合同需要继续履行。陆希平法官告诉记者,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手术的完成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秦晓夫妇的问题是一个特例。如何处理是法律上的一个空白点,因为对于如何解决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事实上,法律不可能规定所有的特殊情况。他认为,类似情况应以“案件救济”的方式处理,可以弥补法律规定的不足,充分保障当事人的生育权。

建议创建平台机制,处理类似纠纷,并明确在诉讼内外调解后,最终由法院作出判决。

48bbfcd32bec9de8bf9c40e394955a6(1).jpg


助孕套餐

咨询服务

咨询热线:13560001456

公司地址:武昌区岳家嘴

Copyright © 2021 优孕网 武汉助韵传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鄂ICP备2021016134号. 网站地图 XML地图 友情连接:优孕宝母婴孕妇服务网